盯緊官場歪風新動向
  要從根本上杜絕“指尖腐敗”、“購物卡腐敗”、“吃喝腐敗”,除了嚴明紀律、保持高壓,還須持續轉變政府職能,加大簡政放權力度,規範官員自由裁量權,保障權力公開透明運行.
  高檔煙、購物卡、公款吃喝……官場生態的種種“歪風邪氣”,由此體現得淋漓盡致。八項規定出台一年來,中央從這些關鍵領域切入,出重拳治理政風,取得了明顯成效。
  臨近春節,《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趕赴全國多地調研發現,經過一年多的治理,高檔煙“高燒”漸退,但仍有人心存僥幸,以“藏煙”等形式應對中央“禁煙令”;機關事業單位購物卡福利消失,但官場送禮土壤猶存,以致新型購物卡花樣層出不窮;各級政府部門餐費報銷比例迅猛下降,但也有少數單位利用財務管理漏洞,通過辦公用品、住宿費、修車費等名義報銷吃喝費用、轉移接待費用。
  一些受訪的基層幹部表示,官場歪風的新動向以及由此引發的官場生態新變化,值得反腐部門高度重視。
  根除“指尖腐敗”盼長效
  “這是史上最嚴的禁煙令,高檔煙不敢公開抽,煙癮發了只能躲著抽。”這是近期《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在武漢、長沙、昆明等地採訪時,聽到的一些官員兼煙民的嘆息。中央系列“禁奢令”和剛剛頒佈的“禁煙令”立竿見影,雖然仍有人偷偷摸摸違規,但大多數官員“癮君子”已不敢造次。
  往年臨近春節,高檔煙銷售都非常火爆。而如今,不僅以往逢節必漲的規律被打破,一些高價煙即便放低身段,銷售依然不溫不火。
  位於昆明市中心東寺街的一家煙酒專賣店老闆說,八項規定實施以來,每條(10盒)價格千元的高價煙就不好賣了。中央出台“領導幹部帶頭在公共場所禁煙”規定後,行情更是一落千丈。連平時非常好賣的每條400~600元的中檔煙也受影響,一次買幾條煙的顧客非常少。
  “我的店也回收煙,往年這時,經常有人抱一整箱煙來賣給我。‘大重九’、‘玉溪莊園’、‘雲煙軟禮印象’等各種高價煙都有。今年回收量大幅減少,這門生意快要斷啦!”煙酒專賣店老闆說。
  本刊記者1月中旬在武漢、長沙、昆明一些繁華商業區採訪,很多商家表示,過去春節前常被炒到千元以上的“黃鶴樓”等高檔煙,現在大超市和賣場都能隨時買到且價格均在千元以下,不再奇貨可居。
  本刊記者從一個大型煙草公司瞭解到,八項規定實施以來,該公司所在省份高檔煙銷售受到了明顯衝擊,2013年高檔煙銷量增幅回落20.41個百分點,商業庫存同比增加79.9%。今年1月以來,團購煙更是大幅減少。
  中央“禁煙”新規發佈後,各地禁煙控煙好聲音不斷。在雲南省陸良縣委縣政府辦公區,記者看到大廳、樓道、會議室等公共區域都掛了禁止吸煙標誌,所有公共場所和辦公室內的煙灰缸被撤掉,公共場所再沒人吞雲吐霧。
  日前召開的武漢市政協十二屆三次會議上,會場里沒有擺放煙灰缸,只有場外公共廁所附近設置了少量煙灰缸。會場內幾乎沒有人吸煙,不再像往年開會那樣煙霧繚繞。
  然而《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觀察發現,八項規定及“禁煙令”頒佈以來,部分煙癮難斷的官員還有心存僥幸的表現——“藏著抽”。
  在一個小型“溝通”場合,一位地廳級幹部隨身帶著幾包每包市價100元左右的高價煙。談話間不僅自己一支接一支地抽,還主動敬煙。臨走,把抽剩的一包半煙都留下,說是留給大家品嘗。“朋友送的,幾根煙而已,大家嘗嘗”。
  記者發現,如今官員中的“藏煙者”,要麼改抽看不出卷煙牌號的白包煙,要麼用普通煙盒裝高價煙;有的官員隨身裝兩包煙,人前抽低檔煙,人後抽高檔煙,在一些公開場合抽低價煙,在有錢有權者聚集場合抽高價煙。
  短評:多年來,“見面寒暄香煙‘開路’,大會小會繚繞煙霧”,機關控煙一直是難點,缺少監督、罕見處罰。落實中央“禁煙令”,光靠自律遠遠不夠,關鍵還要制定措施明確衛生、公安等部門在公共場所禁煙管理中的職責,嚴格執法並實行責任追究制。同時,對在公共場所吸煙造成不良影響的領導幹部嚴肅問責。
  只有認真查處並公佈一些公然違反禁令的行為,“禁煙令”才能名副其實;只有強化執行力,那些想繼續享受高價煙的官員才會死心。否則,“禁煙令”就會變成一陣風。根除“指尖腐敗”需要長效機制。
  購物卡“變身”花樣翻新
  近期,本刊記者隨機走訪江蘇、江西兩省的教育、人社、衛生等省直部門,實地瞭解元旦、春節的福利發放情況,得到的答案幾乎一致:今年元旦沒有發現金、購物卡等任何形式的過節費。
  江西一個財政較好縣的縣直部門公務員說,以往端午、中秋、新年,單位都會發千元左右的過節費或購物卡。八項規定出台後,這項福利就沒有了。江蘇一家事業單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以前單位逢年過節都會發500~1000元的購物卡,有時還發月餅券、副食品,但去年以來再也沒發過一張購物卡。
  記者在南昌一些商場發現,持購物卡消費的人群明顯減少。在南昌天虹商場的一個收銀台,記者觀察了15分鐘,在付款的30多名顧客中,持購物卡消費的不到三成。商場工作人員介紹,2013年以來,持購物卡消費的顧客明顯下降。目前購物卡的銷售對象主要是效益較好的外企和私企。
  儘管機關單位購卡大幅減少,然而隨著春節臨近,企業購卡送禮開始回溫。記者在位於南京新街口的金鷹商場售卡處看到,不時有人前來購卡,有客戶當場買了3萬元購物卡。銷售人員說,商場推出了購卡返利優惠,買得越多,返利越高。根據客戶需要,商場還可以開食品、體育用品等各類發票。
  一些企業主表示,今年不能大張旗鼓送禮,但“意思一下”不能少。江西一家小煤窯老闆向記者訴苦,現在政府部門明目張膽吃拿卡要沒有了,但辦事稍有拖延對企業的影響也很大,所以“聯絡感情”必不可少。“紀檢部門不可能24小時監控,送禮方式隱蔽一點就好了!”江蘇一個做了幾十年建築工程的老闆說,今年送禮的範圍小多了,交情一般或者崗位不重要的領導就不送了,關係親密或在關鍵崗位的領導還是要送卡“表示一下”。
  由於傳統的超市卡、商場卡太過顯眼,購物卡開始“變身”。本刊記者調查發現,禮品冊、商務卡等一些新型購物卡由於低調隱蔽、服務周到,近期銷售火爆。一條企業購卡、官員收卡、回收套現的利益鏈條暗藏其中。
  芭莎網高端商務禮品公司銷售人員介紹,禮品冊就是一張巴掌大的卡片,非常低調。禮品價位從幾百元到幾萬元不等,送禮者付款後,網站將回寄一張印有賬號密碼的禮品冊。收禮者可以自己上網挑選禮物,然後快遞送貨上門,既隱蔽安全,又能投其所好,可謂“最安全、最方便的送禮選擇”。
  本刊記者以購買禮品冊為名咨詢多家禮品公司發現,不僅企業購買禮品冊送禮,一些機關單位和國企也用公款購買。禧多多禮品網的銷售人員表示,臨近年底,企業購買禮品冊送禮的好多都是10萬元以上的大單。滿橙大禮包禮品公司一位銷售人員稱,機關單位、國有企業都是他們的客戶,公司不僅可提供POS機刷卡,還可根據顧客需要開出辦公用品、會議費、培訓費等發票,方便公款報銷。
  除了禮品冊,一些商務卡也持續熱銷。北京一個建築包工頭告訴記者,現在送禮大都使用杉德卡、中欣卡、資和信商通卡等商務卡。這些商務卡走高端路線,老百姓不熟悉,監督力度較弱。“商務卡大都涵蓋餐飲、購物、影城等各類消費,收卡者的選擇面更寬。”
  為躲避監管,購物卡回收交易也逐漸轉移到網上。目前,58同城網、趕集網等網站紛紛開通了購物卡交易平臺,出售和求購者只要發佈信息並留下電話號碼,就能輕鬆進行交易。記者在58同城網查詢發現,每天各類購物卡交易信息達到數百條。南京新街口附近一家購物卡回收店老闆告訴記者,現在生意比以前差了很多,但維持生計不成問題,購物卡折扣沒有大的變化。
  短評:新型購物卡花樣翻新,手法更為隱蔽,反腐部門應儘快防堵監管漏洞。在操作上,應嚴控黨員幹部收送新型購物卡的行為,及時通報典型案例,震懾違紀分子。
  購物卡腐敗是官場頑疾,容易出現反覆,必須常抓不懈。不少企業老闆認為反腐是暫時的、一陣風,但“關係”是永久的,需要不斷經營。不少人對反腐的預期不明確,心存僥幸。因此,治理包括購物卡腐敗在內的各類違紀行為,必須保持高壓態勢。而要從根本上杜絕購物卡腐敗,還要持續轉變政府職能,加大簡政放權力度,規範官員自由裁量權,保障權力公開透明運行。
  吃喝報銷“招式”五花八門
  八項規定實施以來,全國很多地方行政中心的食堂就從過去“冷火秋煙”,變成瞭如今的人氣興旺。不僅機關工作人員開始成群結隊地來食堂就餐,很多“一把手”也到食堂和普通幹部一起排隊買飯、同桌吃飯,既談工作也聊家常,氣氛十分融洽。
  食堂生態的變化,是各地落實中央規定,通過“轉飯風”來“改作風”的一個縮影。八項規定出台以來,各地各部門的接待費用大幅減少,有的降幅高達八九成。很多基層幹部坦言,公款吃喝整體形勢大為好轉,但仍有少數單位或部門實權人物假工作之名行公款吃喝之實,利用財務管理漏洞隱瞞吃喝費用。
  河北、山西、江蘇等地幹部反映,現在跟不太熟的人吃飯,一般會去大眾菜館;跟熟悉的領導吃飯,就去“會所”、“私房菜館”等私密場所。那裡的飯菜以特色菜為主,會上一兩道如鮑翅燕窩等硬菜,酒水等標準也絲毫不亞於豪華酒店賓館。
  在中部某縣政府工作的陳某,經常隨領導出門。他向記者說起陪縣領導吃飯的場景:“有一次在市裡一家只有4個房間但設施豪華的私密場所,光點菜就花了4000多元錢。一盤花生米要花20多元,最後還是公款來結賬。”
  “過去領導幹部間存在公款消費的攀比風,消費往往通過虛列會議費招待費等途徑解決。”某政府部門的財務主管告訴記者,八項規定實施後,會議消費和公務招待有了細化標準,操作起來比較困難,但一些單位或部門隱瞞吃喝費用的方法也在翻新。
  一是超標的吃喝費用轉移到分管或下屬部門。為實現分散支出、不超標的目的,有實權的部門會將超標費用轉移到下屬單位報銷,然後再以撥經費形式下撥款,沖抵招待費。
  二是預算外收入沖抵吃喝招待費。有的單位用承包費、管理費、經營性支出等預算外收入直接沖抵吃喝招待費;有的單位私設“小金庫”,直接在“小金庫”中列支。
  三是以補貼內部食堂的方式用於平時吃喝。有的單位每年向內部賓館、招待所或內部食堂撥一定數額的經費,用於平時招待,但在單位財務賬上又不反映招待費支出。一位基層幹部說:“有的縣把領導吃喝的錢拿到政府直屬的賓館或食堂報銷,以採購生鮮原料的名義入賬,政府再以補貼的名義撥經費,以此緩解政府部門在入賬方面的壓力。”
  四是入賬時混淆科目,通過辦公用品、住宿費、會議費、培訓費、修車費等報銷吃喝費用。一位基層幹部告訴記者:“這種現象原來叫‘吃床腿’,即將餐費攤進住宿費里;現在叫吃‘輪胎’,通過修車費報銷大額吃喝費。”此外,一些單位對辦公用品消費不設上限,而且如果去“吃住一體”的賓館飯店消費,煙酒也可以開到餐飲和住宿費中。這都給報銷吃喝費用提供了便利。
  五是轉嫁給分管領域的企業。中部某省一些機關事業單位領導表示,小範圍聚會時,買單者多是分管領域的企業或老闆。張先生是東部沿海一家民營出版文化公司董事長,曾多次在私人會所宴請部門領導。他說,在會所吃一頓飯花費少則一兩千,多則上萬。主要為了和領導聯絡感情,請其在審批、審查等方面照顧。一般而言,這錢到最後都有“回報”。
  短評:治理公款吃喝,報銷環節十分關鍵。不管吃喝花樣如何千奇百怪,只要把賬管住,就能“見血封喉”。一些紀檢幹部建議,中央應以嚴查辦公用品、住宿費等報銷為突破口,將公務接待預算公開化,設立公務接待經費支出“紅線預警”制度。
  一方面,確定公務接待基數。比如,以各部門、各單位前三年公務接待支出的平均值,第一年下調10%為基數,第二年下調20%為基數,第三年考慮物價因素在上年基數的基礎上有限浮動確定年度公務接待費用總額。
  另一方面,制定公務接待超標處置標準。對公務接待超標在征收調節基金的基礎上,應由單位主要負責人承擔超標部分一定比例的金額,如第一年收繳10%,第二年收繳30%,第三年收繳100%。
  同時,加大紀檢、監察、財政、審計等部門的聯合監督力度,對各單位“財政資金”支出審批、報銷、核算實行源頭審核控制;建立嚴格的懲處制度,把浪費行為、特權腐敗行為與職位掛鉤,採取諸如撤職、“雙開”等嚴厲查處措施,防止一些人以身涉險。
(編輯:SN095)
創作者介紹

tdyrmwcjspq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